小兵钟同生3

向下

小兵钟同生3

帖子 由 平凡的世界 于 周二 十一月 03, 2009 4:28 am

平凡的世界;“那你们的师部从昆明到越南哪里?”。

钟同生:“到战场上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有没有具体地方?”。

钟同生:“没有,要一直转移,打好仗,在什么县城的桐乡镇(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字)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嗯,回国后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回国之后,中央慰问团过来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中央慰问团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慰问团过来,在桐乡镇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然后慰问团你们见到了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见到了,慰问团是来做戏的(应该是慰问团中的文艺部来表演),还有中央领导干部,来慰问下握握手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你轮到了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轮到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嗯,你知道是谁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其中有一个姓王的,叫王云的,他说出身是上海的,他哪一个手上,手指被机枪打掉一截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打掉一截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怎么一下跳后面去了。”我笑了一下,“几个月后跟着师部上了战场,有没有直接和敌人接触的?就是敌人要打到师部来了?”。

钟同生:“这个倒没有,打到师部这个师就没有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不是,有的敌人穿插啊绕过去。”。

钟同生:“这个是有的,有一次烧中饭了,挖坑洗菜倒水,一看就是两个侦察兵,我们在山的下面,他们就在对面山的上面,有一个在树上面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他们从树上可以看见你一大片是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我们看到了,马上报告连长,连长口令一级警备,把锅子踢翻,把火灭掉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你们和敌人的侦察兵是互相看到是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看到了啊,他们不知道我们是师部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他们以为你们是一般性部队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他们后面有没有部队?”。

钟同生:“就是两个侦察兵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后来怎么样。”。

钟同生:“连长口令下来,要准备打他们两个,枪打开保险,瞄准准备打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你们打了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没有,我们的工兵先看到了,他们先打了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怎么工兵先开枪啊?”。

钟同生:“工兵在对面山的后面,就是我们把山夹在中间,他们在放地雷,也看到了,他们先打了,开了枪,打死了树上的一个,下面一个,手脚很快,把树山掉下来的那个的军装剥掉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为什么要拨掉军装?”。

钟同生:“军装里面号码都有的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嗯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后面的那个没看到,下面的那个无线电发报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嗯,无线电发报,告诉部队情况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告诉部队炮阵地啊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就是要用炮弹来轰。”。

钟同生:“过了没多久,炮火就过来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这么快?工兵不是离得满近吗,没抓到发报的那个?”。

钟同生:“抓不到啊,他们道路熟悉啊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后来转移了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转移了,就登在侦察兵所在的山上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你们及时转移了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当然及时转移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没炸到是吧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拍侦察兵其侦察,没侦察到,后来隔了五分钟,炮火就过来了,有个炮阵地被轰到了,打坏了两门炮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是不是炮太重,来不及转移?”。

钟同生:“他已经看到了,后来师长下了命令,一定要找到敌人的阵地,两门炮放在了两辆卡车上,每辆车上又有二十发炮弹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一共两门炮是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然后你们击毁了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师长说付出一切代价,一定要给我拿下,后来拿下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当时你是拿机枪的?”。

钟同生:“一直是拿轻机枪的,子弹带三百粒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三百粒子弹?是带子装的?”。

钟同生:“是一桶桶的,都塞好的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筒里面拿出来是一卷的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跟蚊香一样的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呵呵,三百发重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重三十斤,大约,我们可以扑在地上打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有两个小脚是吧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打的狠了以后,我看了人多了,偏死了,拿起来也可以打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站起来已经算拼命拉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拼命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那还有没有紧张的时候?敌人冲过来了,师部要被轰战了,这样的紧急时候还有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这个到没有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嗯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后来哪一个团,被围困在一个山上,后来没有吃,没子弹后来师长下了命令,叫部队炮兵,打出一条路来,要民兵送伤员和吃的,撤下这个团,换一个团上去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换个团,哦,就是把打残的团撤下来,换一个团顶上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打了多少时间?”。

钟同生:“我是应该二月六号上去,到三月八号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过了一年还是两年。”(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我的孤陋寡闻了)。

钟同生:“一个月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打了一个月?!”。

钟同生:“二月六号到三月八号,一个月快一点点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对越自卫反击战只有一个月?从开始到打完,就一个月啊?”。

钟同生:“实际一个月都不到,是从两月十六号开始起火的,三月六号中央电台宣布撤退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就打完了,不是你这一个师,是全部打完了?就一个月。”。

钟同生:“中央电视台宣布命令,开仗,就是开始打,是两月十六号,到三月六号宣布退下来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你一共打了一个多月对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三月六号就打完了?”。

钟同生:“中央下命令撤回来,慢慢的撤回来,我是两月六号过去,他们一月几号就在打了,就是轻一点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哦,明白,就是一开始小摩擦,然后中央电视台一讲就是变成大的了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就是正式打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回来的时候慰问是吗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?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回来的时候就是碰到慰问团握手。。”。

钟同生:“我们三月八号,我不知道,慰问我们的这个云南麻,没看到一个男的,都是女的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都是女的?”。

钟同生:“马路上都是女的,男的是少的不得了啊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就是街道欢迎的时候都是女的?”。

钟同生:“女的多,男的少的,那么我问了咯,男的哪里去了,她们说今天是三月八号,三八妇女节,所以来慰问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哦,就是老百姓在街道欢迎你们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在接着就是中央领导来了。”。

钟同生:“嗯,在晚上来的,照相照了一下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那后来呢?打完仗应该是调回去了是吧?”。

钟同生:“分好,人员调动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你后来调到那里去了?”。

钟同生:“后来我调到炮兵团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当炮兵了?”。

钟同生:“嗯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是上海的还是昆明的?”。

钟同生:“云南昆明的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后来呢?”。

钟同生一脸的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后来没有文化,侦察兵我又不行,后来烧饭(炊事班),然后就是接到父母来信,就退役了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那你军装啊,奖章留下来了吗?”。

钟同生朴实的笑了笑,说道:“只留下了一枚奖章和一条毛巾,本来发的时候有四枚奖章,一个杯子,一条毛巾。”。

平凡的世界;“四个勋章?”。

钟同生:“一个是中央的,一个是军区的,一个是昆明地方的,还有一个师部发的。”。

这时这次采访已经要结束了,我敬了一个礼,充满敬佩的对他说道:“你们是真正的英雄!”

他只是朴实的笑了一笑,去帮忙干活,看着普通的他,我心中想到,原来英雄就在我们身边啊。
avatar
平凡的世界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294
注册日期 : 09-10-24
年龄 : 30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